大咖名流

杜月笙租界时代落幕,手下门徒步步紧逼,他处处隐忍只

从1927年到1937年,杜月笙在上海的势力和声望达到了顶峰,他在1937年离开让自己发迹的上海,这着实是一场豪赌。1945年,抗战刚刚胜利,杜月笙急不可耐地回到了上海,他方才发现,曾经属于她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。租界已经取消,这就意味着他曾经赖以生存的游戏规则已经打破,如果老蒋不给他个一官半职,他再难登上顶峰。

杜月笙离沪7年多,满心欢喜得登上回乡的火车,然而人还没有下站,就已经看到四处反对他的标语。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,临时改从上海南站下车。

杜月笙在上海风光十年,就算在香港也没受过这等气。然而今日已不比当初,杜月笙没有能力一招挽回大局,他手下忠心的门徒忍无可忍,他的心腹顾嘉棠甚至放话一定要将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碎尸万段。

杜月笙为了息事宁人,专程前往吴绍澍家中拜访,希望他能念在曾经的师徒之谊友好相处,最起码不必要针锋相对。

57岁的杜月笙刚刚回到山海,看到的是群众庆祝抗战胜利的喜悦,而他自以为功成名就,却没有想象之中人民夹道相迎的场景,他终究没有成为戏文之中的英雄好汉,甚至他当年的得意门生吴绍澍已经在上海大肆宣传“杜月笙是恶势力”“必须打倒杜月笙”的口号。

杜月笙年纪大了,实力也不及从前,老蒋过河拆桥,将杜月笙“上海市长”的美梦击得粉碎。而吴绍澍却风凤光光坐上了上海副市长的高座,真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

的确,杜月笙慧眼识人,手下多的是忠心耿耿的能将。但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这个欺师灭祖的人就是抗战后在上海担任副市长的吴绍澍。

然而当时的杜月笙一心救国,也对老蒋抱有很大的期待,老蒋叫他离开上海,他便照做了。

当年杜月笙听从蒋介石的调遣来到了香港,所谓“人离土贱,物离土贵”,当年日本人三番五次拉拢杜月笙时,便是尝试用这话来说服杜月笙。

此时的杜月笙只得韬光养晦,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由得吴绍澍肆意妄为。

而吴绍澍只当杜月笙已经完全不行了,就像当年黄金荣一般,一点跌下来就再也爬不起来了。吴绍澍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了,只能说一朝升天真以为自己在上海完全能代替杜月笙,洋洋得意完全忘了自己是谁。他大约已经彻底忘了,就算杜月笙今日跌了份,杜月笙还有位说得上话的朋友,这就是戴笠。

后经过门徒提醒,杜月笙想要将吴绍澍拜师的帖子翻出来,上面不仅写着吴绍澍祖宗三代,还有他“永遵训诲”的誓言,只要拿着这拜师帖,杜月笙就能找到吴绍澍当面对峙。

而羽翼丰厚的吴绍澍丝毫不买杜月笙的帐,他拒接和杜月笙见面,还四处散发传单贴标语,抨击杜月笙等上海的大小帮派。甚至创办了《正言报》,一派大义凛然地诋毁杜月笙。

杜月笙从来不是个恩将仇报的人,也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。无论和他有什么仇什么怨,但凡给他点面子的,他都能痛快退一步海阔天空,从此敌人化友人。不过如果一点面子都不给,他定是要下狠手的,无论等多少年,他都不会忘。

上回说到,杜月笙在赌场上被一投机取巧的赌棍吴家元骗了十万大洋,杜月笙却好心原谅了他。从此后吴家元死心塌地得跟着杜月笙,并且帮杜月笙解决了不少麻烦。

一日吴绍澍竟然亲自来到杜公馆之中,杜月笙当时正抱病在床,听说之后马上收拾打算好好接待一番。岂料那吴绍澍并非是来和杜月笙叙旧的,而是过来耀武扬威,说了几句冠冕堂皇让杜月笙老实点的狠话就扬长而去,

然而奇怪的是,这吴绍澍的拜师帖,竟然平白无故消失了。杜月笙听闻后冷汗涔涔,看来不仅仅是一个吴绍澍欺师灭祖这么简单,就在这青帮之中,还有吴绍澍的内应,为吴绍澍偷走了拜师帖。